温州网视

“90后”对话90后:90岁“老革命”与90后“网红民警”对话红色传承

  温州网讯(记者 叶凝碧 缪眎眎 视频 陈雯彦 李新泽 沈睿)日前,平阳县公安局麻步派出所民警陈崇可,因为一封“初心信”,在本报牵线下,与平阳县公安局原副局长林瑞越有了一场心灵对话。

  林瑞越出生于1931年,17岁参军,曾先后在上海空军基地任电台台长、第一师营长,24岁时在解放一江山岛战役中荣立三等功。他是抗日女英烈林心平的侄子。

  今年28岁的陈崇可,曾因一件感人的“小事”在网上备受关注。一个月前,他刚刚“升级”当爸爸,给女儿取了小名叫“初一”,取意农历五月初一出生,更寄寓着“初心如一”之意。

  “网红警察”的初心之问

  “带嫌疑人到医院体检,遇到了独自来产检的老婆,成了压垮她的最后一根稻草。”这是今年2月25日,陈崇可在朋友圈里分享的内容,引起广泛关注。人民日报、新华社、央广新闻中国之声等媒体纷纷在微信公众号上点赞。

  回顾事情始末:当天上午10时许,陈崇可带着一名嫌疑人到平阳县人民医院做刑拘前体检,刚踏进检验科大门,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那正是他怀孕6个月的妻子。“你还不如不来,你来了我更难受……”正在等候产检的妻子见到他,红了眼眶。

  原来,就在前一天晚上,陈崇可外出蹲点研判,加班到晚上10点多才回家。听妻子说起产检的事,他称有工作在身,无法陪同。次日上午,妻子挺着大肚子独自打车去医院检查,跑上跑下几个科室后不胜体力。当她偶遇忙碌的丈夫,顿时倍感委屈。

  这一故事被报道后,看哭了很多网友,大家纷纷评论、转发,向这位舍小家的民警致敬,更向背后默默付出的警察家属点赞。陈崇可也因此成了一名“网红警察”。

  事实上,他从小就有个“警察梦”——还记得小时候,陈崇可最喜欢有人骑着摩托车,挨家挨户来给村民们拍照。他身穿军装拍的那张照片,一直珍藏在家里的相册中。

  让他更加坚定要成为一名人民警察,是在18年前。当时,他父亲是平阳县鳌江镇山垟村党支部副书记,由于一起纠纷,一群不法分子将他家围了个水泄不通。“父亲让我躲到二楼,我特别害怕,后来来了几个警察,这才把我们救出来。” 他回忆道。

  长大后的陈崇可自大学毕业后,就去社区警务室当了半年辅警,并于2016年考入浙江警察学院。2018年,他被分配到平阳县麻步派出所,负责黄赌毒等刑事案件侦查、抓捕工作。在他看来,打击组工作虽然危险,但“年轻人要学业务能力,这个岗位比较锻炼人。”

  2018年12月,陈崇可接到指令,去鳌江镇抓捕一名吸毒人员。“那是一幢两层民房,刚开始也没觉得害怕,冲进去才发现,对方嘴角渗血,还患有艾滋病。”想起当时情境,陈崇可仍心有余悸,“办完案后,我没和家里人说,七八天不敢回家,心理压力特别大。直到医院检查结果出来,才真正松了一口气。”

  “人民警察的职责是维护社会治安秩序,注定是辛苦和繁忙的。我想问问林爷爷,如何在‘小家’‘大家’之间坚守自己的初心?”陈崇可在信中道出了自己的疑问。

林瑞越与陈崇可在中国工农红军挺进师纪念碑前瞻仰丰碑。 陈雯彦 李新泽 摄

  缝进衣服里的“红心”

  1931年,林瑞越出生在平阳县山门镇,他的父亲在山门街开了“万春堂”药店。1935年春,中共闽浙边临时省委和中国工农红军挺进师到山门镇后,药店就成为地下党可靠的联络站和游击队的“医务室”。

  “店里有个学徒,叫曾永耐,明面上帮店里抓药,暗地里开展地下工作。”林瑞越说,当时条件艰苦,晚上经常有游击队的人来家里互相交流信息。他父亲也常常帮忙,受地下党委托,到敌据点保释被捕的革命人士,经他保释的党员、群众有20多人。

  儿时与共产党员的紧密联系,在他心中悄然种下革命种子,不经意间生根萌芽——

  7岁那年,林瑞越的母亲让他送张纸条给共产党员,为了防止被敌人拦截搜身,特意把纸条缝进衣服里,缝的位置在后背靠左手侧,恰巧对着心脏处,如一颗红心,烙下“忠勇为党”的印记。

  “我等到天黑才出发,走得很快,五里山路不到20分钟就到了。”

  “您不怕吗?”陈崇可问。

  “一点也不怕,我家里两代人都是搞革命的,从我三祖父、四祖父到我父亲、叔叔都在为中国共产党做事,革命先烈林心平是我姑姑,从小就听着红色故事长大。”林瑞越满脸自豪。

  1948年10月的一个深夜,林瑞越做出了影响他终身的决定:去参军!

  作为家中独子,他瞒着家里人,跟随曾永耐偷偷上山找到浙南游击纵队,参加了时任平阳县委书记郑海啸办的青年学习班,为此后参军入党打下坚实思想基础。经学习培训,他被分配到第10区队第一分队。“我们饿了就拿水泡着地瓜干吃,困了就找一处空土地,割些稻草、青草铺上去,合着衣服就睡。”

  1950年3月,他正式加入中国共产党,面向党旗郑重许下“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的铮铮誓言。

  战火中的生死感悟

  参军后,林瑞越花半年时间学了无线电。恰逢抗美援朝战争打响,他所在的队被派往前线作战。可当他收拾好行囊,却接到上级通知:换别的队前往。“不能去,我们抱头痛哭。”这也成了他至今心中最大的遗憾。

  战火纷飞,淹没了战友们的声音。一年后,从别人口中得知,上前线的一百五六十人基本牺牲,战场硝烟弥漫、一片焦土。

  “如果知道结果是这样,您还会去吗?”陈崇可忍不住问。

  “去!为革命牺牲是很光荣的事,抱着炸药包就往前冲。”林瑞越几乎脱口而出。

  他的一腔热血,倾注在解放一江山岛战役中。1955年1月,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航空兵第一师担任电台台长的林瑞越接到一个秘密任务:给中央军委浙东前线指挥部送联络图。

  众所周知,通信联络至关重要,间不容发决定胜败。在团长王玉禄的紧急护送下,林瑞越搭乘的雅克-18教练机,从上海起飞,飞了40多分钟后,在宁波着陆。“要进指挥部,还得下到坑道,通过一道道门才能进去。作为海军代表,我把联络图交到华东军区参谋长张爱萍的手中,他还和我握了手。”林瑞越激动地说。

  1955年1月18日8时,在张爱萍的统一指挥下,华东军区部队发起了一江山岛战役。这次战役既是人民解放军历史上第一次海陆空三军联合作战,还是世界军事史上第一次在白天发起的三军登陆作战。林瑞越也因此荣立三等功,当时年仅24岁。

  1980年,49岁的林瑞越转业到平阳县公安局担任副局长。用他的话说就是:都是拿枪的,任务却不同了。“以前多是跟战士们打交道,只想着打仗,保卫人民群众安全。现在工作面更广了,要解决的问题也更复杂了。”

  纵然如此,他还是寻到了二者间的共同点:摸透工作规律,走好群众路线。

  一次,平阳公安接到报案,某村的地瓜地里发现一具女尸。作案人是谁?案发第一现场在哪里?如何抓捕作案人?正当办案组愁眉不展时,林瑞越一语中的:“没有线索,我们就要依靠群众、发动群众!”

  于是,办案人员便挨家挨户敲门,向村民们打听事发当天情况。经过4天的入户排查,终于顺藤摸瓜锁定嫌疑犯,一举破案,在全国公安系统引发热烈反响,平阳县公安局刑侦队因此荣立集体三等功。

  “你们年轻人各方面条件都比我们好,文化程度高,都是精兵强将。”林瑞越语重心长地说,“什么事情都离不开党的领导,党员干部要带头干、认真干,做到任劳任怨、奋勇直前。”

  “对话”尾声,夏日艳阳下,一老一少一同来到中国工农红军挺进师纪念碑前,瞻仰丰碑,敬礼致敬。

  附:陈崇可的初心信

  温州日报:

  我叫陈崇可,是一名90后新党员,现在在平阳县公安局麻步派出所工作。今年4月,我有幸聆听林瑞越爷爷讲述红色故事,了解到他曾参与革命战争,后转业回到平阳投身公安事业,感触颇深。此次致信是希望请你们帮忙,让我能与林爷爷面对面交流解惑。

  听闻林爷爷是家中独子,17岁那年就放弃安逸生活,义无反顾参军报国,实在令人敬佩。正是有了他们老一辈共产党人的不懈战斗,才有了我们如今幸福安康的生活。所以我想问问林爷爷,他的入党初心是什么?是如何坚守和践行的?

  我父亲也是一名党员,曾担任平阳县鳌江镇山垟村党支部副书记。我从小就在党的熏陶下长大,立志今后要当一名人民警察,维护社会治安秩序。幸运的是,我的“警察梦”实现了。2018年,我从浙江警察学院毕业,被分配到平阳县麻步派出所,负责刑事案件侦查、抓捕工作。经过几年历练,我深切感受到人民警察肩上的使命重大。人民警察的职责是维护社会治安秩序,注定是辛苦和繁忙的。我想问问林爷爷,如何在“小家”“大家”之间坚守自己的初心?

  繁重的工作任务、危险的抓捕现场,在惩戒违法犯罪的同时,我们还必须时刻服务好广大群众。我还想请教林爷爷,新一代公安干警要如何在维护社会平安稳定的同时,更好地贴近群众、服务群众,为守护百姓平安美好生活奉献自己的力量?

盼复!

陈崇可

2021年6月28日

稿件来源:温州日报、温州新闻网

编辑: 孙荷静 | 责任编辑:徐琼峰 | 监制:黄作敏
推荐视频